中钢50岁前单月连续亏损 转型大计兵分二路-中国最美的女人

作者:毛泽东女儿为什么姓李发布时间all:2020年03月30日 18:20:11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中钢50岁前单月连续亏损 转型大计兵分二路

中钢也因此着手调整定价制度,将季盘改为月盘,可说是建厂以来最大的变革。因为仿效日本、每季对客户开出盘价的传统,虽然有避免价格波动的功能,却愈来愈难以反映快速变化的国际经济情势。尤其为了弥补季盘开出后,国际开始下跌国内却价格高挂,造成客户损失的情况,中钢每次开出跌盘,还必须对客户给予降价追溯。

至于走向高值化,要从口号落实为具体作法,这就是前述会议的最主要工作。据了解,中钢第一步将先定标最高规格产品销售占比在去年达到29.7%的韩国浦项,希望未来5年内也能让毛利率在20%以上的产品,销售占比提升至两成。

目前中钢已有6成产品采用月盘,也多亏了这套新作法,让中钢在这次武汉肺炎疫情造成的市场急冻中,不必立即对第2季传统旺季的展望骤下定论,间接减缓了冲击。

一直被视为国营事业营运模范生的中钢,其实在2019年上半年,获利已较前年同期少了35%,自11月起出现单月亏损2.94亿元,12月的亏损金额更月增近2.5倍达10.22亿元。今年1月亏损12.63亿元,直到今年2月的自结依旧交出赤字。根据第1季的盘价以及肺炎疫情的影响估算,3月的业绩也不乐观。

摊开中钢近20年的财务比率数字,可以看到营收在合理范围内随市况起伏,但毛利率却已呈现下降趋势。杨岳崑说,10多年前中钢产品的平均毛利率大约在20%至30%之间,但自从金融海啸之后,毛利率减少了至少10个百分点,甚至有几年出现个位数字。

中钢50岁前单月连续亏损 转型大计兵分二路

「这一次修正期比预期要来得长。」中钢财务副总经理杨岳崑说,以前中钢遇到景气不好,顶多亏损2、3个月;这一次市况严峻的程度,确实令人担忧。

因此中钢初步订下两大发展方向:切入绿能产业,以及升级为高值化精致钢厂。针对前者,中钢已经耕耘了近10年,如今逐渐产生能见度,包括成为特斯拉供应链、离岸风电事业等等,这些转向动作都领先亚洲钢厂,尤其引起日本钢铁业的重视。

一向以获利、配息稳定在投资人之间圈粉的中钢,却在即将迈入50周年之前出现单月连续亏损。找到正确的转型之路,已经是这个产业龙头的当务之急。

▲一向以获利、配息稳定在投资人之间圈粉的中钢,却在即将迈入50周年之前出现单月连续亏损。找到正确的转型之路,已经是这个产业龙头的当务之急。(图/财讯双周刊)▲一向以获利、配息稳定在投资人之间圈粉的中钢,却在即将迈入50周年之前出现单月连续亏损。找到正确的转型之路,已经是这个产业龙头的当务之急。(图/财讯双周刊)

事实上,中钢也已经展开转投资盘点的动作,还比日本制铁更早一步结束部分特殊合金业务,接下来则是要整顿亏损的海外投资。然而,中钢在已经杀成红海的钢市中,如何寻找未来定位?才是市场最关注的焦点。 对此,翁朝栋认为,中钢要走出市场区隔,转型制造服务业,「 不能一味想着比产能规模、比销售量,而要为能够生产高附加产品的客户提供完整解决方案,成为高附加价值的钢厂。」

来自中国大陆和其他新兴国家的钢铁新增产能,让绝大多数钢厂的生存空间都受到挤压,过去在亚洲钢市喊水会结冻的日本钢厂也渐渐失去主导地位。煤、铁原料价格都变成中国说了算,甚至连中国钢铁厂每月开盘的方式,都成为国际趋势。

3月5日下午,中钢总部大楼29楼会议室聚集了各部门副总经理以上的所有主管,召开策略会议。在武汉肺炎疫情隐隐于全球流窜之前,中钢早已快速动员,从2月就开始实施各项防疫管制;而这一次由企画部门召集,董事长翁朝栋亲自主持的高阶主管会议,是要在明年庆祝建厂50年之际,为下一个50年的转型之路「超前部署」。

中钢高层指出,这等于价格波动的风险完全由中钢一方承担,其实并不合理;过去虽也曾尝试改变,却因客户端抗性太强而失败。于是中钢重新检讨推动方式,从去年初开始与客户展开沟通,对采用月盘的产品虽然取消降价追溯,却有其他类似早鸟优惠的「预进单优惠」等不同诱因,让客户接受今年开始依产品性质有别的季盘、月盘双轨制度。

翁朝栋说,以中钢的产能规模和条件,最好的学习对象是奥地利的奥钢联集团,专门生产其他钢厂无法供应的高性能特殊钢材,在多个利基市场成为独家供应商。中钢的下一个50年,也必须找到方向,「做强、做精,不做大」,才能继续带领台湾钢铁产业发展。

不过中钢2018年每股纯益1.58元的营运成绩、在2019年每股配发现金1元,虽殖利率仍达4.13%,盈馀配发率63.3%在台股中也不算差,却是中钢史上罕见的低点。杨岳崑坦承,中钢未来倾向配息率机动调整,因为不能保证每年都有漂亮的每股纯益,就要在获利好的时候保留部分盈馀,才能在淡季时依旧对股东有所回馈。

其次是股利制度。即使获利已不如以往风光,中钢一直因高配息连续多年稳坐全台股东人数最多的企业王座。过去近20年来,中钢的盈馀分配率都以80%为低标,甚至超过百分之百。

毕竟2019年的财报虽尚未揭露,但目前已知亚洲所有钢铁厂的获利几乎都打了对折。日本最大的日本制铁还预测,2019年会计年度将创下合并亏损高达4千4百亿日圆的史上最高金额;为了因应中国生产过剩的问题,也决定关闭4座高炉,年产能将因此减少每年5百万吨。

▲中钢自从金融海啸之后,毛利率减少了至少10个百分点。(图/财讯双周刊)

业者分析,2008年中国大陆粗钢产量首度突破五亿吨,超越欧、美、日、俄等区域的生产总和,但当年全球用钢需求量却大减,于是过剩的中国大陆钢材开始大量出口,这些低成本、低规格、低售价的产品,从此成为国际钢市最大的干扰因素。

不过更令中钢担忧的,是全球钢铁产业本身的转变,已经让中钢的获利能力大不如前。




神话故事有哪些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